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海星的博客

it

互联网是红苹果还是毒草莓

      现代人离不开互联网是不争的事实,你的衣食住行、娱乐、消费,甚至看病、上学都和网络有关。电影《大腕儿》有句经典台词:“你开个日本车出门,都不好意思很人家打招呼!”而如今的现代人却说:“我如果上不了网,都没办法和人打招呼!”而翻回头审视我们所处的网络环境,怎一个乱字可以形容。不禁感慨,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价,网民在享受互联网的便利、高效的同时,又渐渐的失去了什么呢?

不抄袭将无事可做

      小学生都会被老师灌输抄袭是可耻的事情。如果现在还受这种教育的“毒害”,那你就真的OUT了。互联网的新信条是:抄!比谁抄的狠、抄的快,如果你能够比别人更加稳准狠,那么将很有利于事业的成功。如果你能辩证的抄、选择性的抄、创新的抄,那你真有可能成为这个圈子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从Twitter到微博、从EBAY到淘宝、从Groupon到千团大战,例子比比皆是。不可否认,这种复制带来的好处使整个国家的互联网应用水平快速跟上了世界的脚步。但问题是,我们只能跟随,将永远无法超远。因为创新永远是领跑者的事情,而跟随者需要的只是参照物而已。

你会提笔忘字吗?

      碎片化已经不是什么新鲜、新锐的词汇了。互联网的信息传达形式,导致了我们的碎片化获取。长此以往将会形成碎片化思考的习惯。人类的大脑也将随之衍化,线性思考方式将被碎片化信息而取代。而对网络工具和信息的依赖,也严重的使记忆力减退。你不需要熟读四书五经,便可无所不知。只要进行检索,就可以马上了解任何事情的来龙去脉。

      以前人们依赖自己,以后人们依赖网络。没有QQ以前,我们照样可以跟朋友聊天;没有智能输入法以前,我们照样写信、写文章。但如果有了,事情就变得不可预知了,当习惯了QQ社交后,无法登陆QQ你将失去大多数的朋友;当习惯了智能输入法后再让你用纸写信,你会发现自己的字迹奇丑无比,而且经常提笔忘字。

 “流氓”会上网,谁也挡不住

      “贾君鹏”这个名字在前年比刘 德 华可要火很多,原因是其背后的预谋操作。本节中的“流氓”并非真正的流氓,而是指控制网络信息、控制民间舆论导向的幕后操盘手。当凤姐这个丫头天天不停地强奸网民的眼睛和耳朵的时候,人们忽然醒悟,UGC(网民贡献内容)的信息模式,原来是另一种信息组织方式而已,公众依然无法得到不被操纵的信息,只不过操纵者更加草根化而已。 

隐私不隐

      《皇帝的新装》中的皇帝,就是现代网民的真实写照。在那些以贩卖个人隐私为生的人眼中,我们其实都是在裸泳。

      当初级的展现广告被精准广告所取代,当电子商务和社交网站越来越依赖用户而非流量的时候,个人信息变成了极具价值的商品。想想你收到的垃圾短信和垃圾邮件吧,为什么总有人在你有一定经济基础后,会发来看房和买车的垃圾短信?为什么你的太太刚刚怀孕,某母婴品牌就主动发了“贺电”呢?

      大多数人的隐私属于隐不住,而少数人的隐私却需要被公开。上有某领导在微博上调情被爆后惊呼:“原来这东西别人也能看见呀!”下有明星和炒作团队,利用公众的围观癖和偷窥癖屡爆各种“艳照门”。

      可以想象有一天,“我宁可坐在宝马里哭”真的会依托于现代传媒成为了一种新的经济模式。

总之

      真正做互联网的人是有信仰的,是希望通过努力满足乃至创造用户需求的,让网民生活越变越好。我一直且永远坚信互联网是一个红苹果。可任何创新事物的发展,都会多少带来负面影响。海星通过个人感受简单的挑出了4颗毒草莓,希望广大读者朋友踊跃讨论,留言互动,挑出你们的互联网毒草莓。

Tags: , , , , , , ,

星期日, 08月 14th, 2011 互联网杂谈 没有评论

趋优消费并不等于高消费

       今天中国电商格局,一方面是几大巨头争抢电商的入口优势,肉搏战刀刀见血;另一方面,无数的后来者也为了分上一杯羹,开始多维度的细分这个市场,试图深耕细作某个垂直领域,从而能成为某垂直细分市场中的带头大哥。
       今日电商如同昨日门户之战一样,行业内部正在发生着惊天动地的结构性变化。2000年前后,大家都在盯着做门户,认为做别的都是旁门左道。后来三大门户地位逐渐确立,人们才“被迫”悟道垂直领域的广阔机会。才有了焦点、搜房、易车等一大批垂直网站。后来的事实也证明“几个门户+大批垂直”是最稳定的行业结构。
       垂直电商中,有人会从品类入手,专注于母婴的、服装的、鞋的、包的等等;也有从人群入手的,只做年轻女孩儿、或职业丽人、或中产阶级的、或高端人士等等;还有按地域分的,只做本地或某几个城市的等等。
       周五应邀参加艾瑞年会,在电子商务分会场听到了很多趋优消费的声音。有观点认为,趋优消费是把消费能力较强、收入较高的人群细分出来,从消费习惯和消费能力角度细分市场。而我看来,趋优消费不完全等于高消费。高消费在电子商务永远都是小众市场,做不大的。而广义的趋优消费则是一种对电子商务行业和用户需求的深层次认知。

1. 消费者:不再只重视价格
       网购已经过了“淘便宜”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重视服务品质和商品质量。这就是为什么淘宝放弃C2C,血拼B2C的根本原因,一切企业战略都是由市场导向决定的。
       现在的网购用户在选择商品时会考虑三件事:
       1.给我提供商品的商家是否可信、可靠;
       2.商品的质量是否足够优质;
       3.如果前两者都OK,那么是不是有价格优势
       在消费者层面,所谓趋优,就是从原来的单纯关注产品价格,转变到综合关注产品性价比和商家性价比上。
2. 从业者:产品和服务都要硬
       第一批搞电子商务的人大多是互联网人,而不是从传统商业转型过来的。在以前的“纯”互联网领域,产品经理决定和主导一切是铁律。甚至很多企业的大佬就是产品经理。但在电子商务领域,必须是产品和服务两条腿走路,缺了任何一个都不行。
       一个流量来到网站,如何引流?有什么习惯?是否会下单?如何提高转化?怎样提高交叉消费?这些都是产品人员应该关注的,更加创新、易用的产品,能够吸引更多流量变成客户。
       而当一个流量下单变成网站的消费者之后,就应该有网站的服务人员进行维护和跟进。你的物流如何?客服如何?产品质量如何?增值服务是否周到?都是服务细节都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3. 趋优绝不是高消费
       趋优消费是指在提供用户需要的商品时,不光关注低价,还要有很好的服务、品质和购物体验。
       千万不要把趋优消费等同于高消费,中国大多数网购网民的收入水平还不高,从规模经济角度看,高消费的下线需求占比都不大,更不用说网购需求了。举例来说,最近看到有新创业的B2C网站主打卖几千块一件的皮衣,也有的卖800元一位的饕餮大餐,这些都不是趋优消费,而仅仅是是高消费。
       我特别喜欢趋优消费这个词,“趋优”清晰地告诉我们消费者的需求点在哪里。我们应该如何去满足?趋优不是让我们一股脑儿瞄准高消费市场,而是告诉我们即便你只是在网上卖袜子的,也要一样重视服务、重视品质、重视用户消费体验。而在这个趋优消费时代中,低价已经不再是第一消费决策因素。

Tags: , , , , ,

星期一, 04月 25th, 2011 互联网观察 没有评论

卓越:先从了解用户开始

       互联网是个年轻的行业,不过二三十年的光景;互联网产品经理是一个年轻的职业,不过十来年的时间。每个产品人无不希望创造出惊世之作,造福千千万万网民。卓越的产品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等多种条件,但其中第一要素是先要了解用户。

       互联网的成功案例中,依靠一个突发奇想的点子而获得成功的案例寥寥无几,但通过发现一个核心需求的市场空白而成功的案例却比比皆是。核心需求无疑是要来自于用户的,能够找到核心需求空白的人不是经过深入的研究用户,就是已经把自己当做用户了。

       07年上海,一个很普通的创业者,在上网找房子时发现很那找到自己需要的房产信息。06-07年的房地产垂直网站多以门户为主,网站上几乎没有普通用户真正需要的房产供求信息,满屏幕都是政策、法规、市场动向、大幅广告等等。而大多数垂直房产网站的用户都是普通网民,需求是以买房、租房为主的。发现了这个市场空白后,创业者围绕这个核心需求,创建了一个叫安居客网站,而当年的普通创业者就是梁伟平,知名房产网站安居客的CEO和创始人。

       其实,不光年轻的互联网,很多传统行业和知名的艺术大师在创造卓越作品的同时,都是一个对用户、客户或观众不断加深了解的过程。

       最近读了侯宝林先生的生平,这位大师的一生对艺术孜孜不倦,同时从没有忘记过观众,艺术工作者对观众的爱就像产品经理对用户的爱一样。此文冒昧的代表年轻的行业、年轻的产品经理们,向前辈大师们的学习和致敬!

      侯宝林,中国相声界的一代宗师:

      在大师60多年的职业生涯中,一直把观众视为恩人、衣食父母;这种观念已经根深蒂固,即便在他晚年社会地位很高的时候,也从未改变过。侯先生那个年代,文艺界还不太流行炒作,即便流行我想侯先生的地位也无需再炒作。因此,他对观众的爱和重视,是骨子里的。侯先生在艺术创作时经常深入群众,同吃同住、一起劳动,这也是侯先生能创作出大量脍炙人口、观众喜爱并且贴近生活、引入共鸣的好作品的重要原因。

      1962年,率领5人创作组在开滦煤矿与矿工在一起一个多月,随后创作了5段相声作品,演出后反应强烈。

      1974年6月,在北京纺织厂,和工人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一个多月,进行创作研究。同年低,又花了两个月跑了胶东地区的七、八个县,与各行各业劳动人民一起体验生活、搞创造。

      1975年,又跑到大庆油田体验生活,了解油田工人的情况。

      如上的故事,侯先生还有很多,他一生几百次深入群众进行慰问演出,演出的过程也是深入群众、深入观众,进行艺术再创作的过程。

      1993年,在大师最后的日子里,通过北京晚报留给了全国观众最后的话:“我侯宝林说了一辈子相声,研究了一辈子相声。我的最大的愿望是把最好的艺术献给观众。观众是我的恩人、衣食父母,是我的老师。我总觉着再说几十年相声也报答不了养我爱我帮我的观众……”

      文章写到此处,已无须多言。受人敬仰的大师们亦然如此,我们岂敢又岂能忽视用户呢?

Tags: , , , , , ,

星期三, 04月 6th, 2011 互联网杂谈 没有评论